一赤

大概是一个废人

看第二段,天啦,我一直以为这是一个梗,没有想到江南今何在真的住过龙阳路,太兴奋了哈哈哈哈。

不知道江南在写这一段的时候有没有稍微停一下笔,想一下那个一直十八岁的猴子。

【我不管我要把这个当糖吃】

江南今何在,只是爱未讲

真是虐到肝疼的一对

但我还是不会毕业的

女王赛高!

那个啥。。头好像有点扭啊。。不要介意。这个只是临摹,非原创。
尽力了。。

女王我的嫁嗷嗷嗷

逝矣

  死去,同千千万万的人没什么两样。不会比别人更快乐,也不会比别人更悲凉。

  我常常在想,有一天我死掉,七天七夜游走在人间,看见百鬼夜行,言笑晏晏,与我魂归同处。

  第一夜,我要隐于我的墓前

  我看着恸哭不止的母亲,她滚烫的泪水灼伤了我所眠处的土地。我为何不能抬起手,轻抚她一夜苍老的面容,拭去她的泪水,然后咧开嘴角僵硬地笑笑?哦,我已是亡者。我的躯体长眠于黑暗,任凭虫子撕咬成森森白骨,我看见了站在一旁嚎哭的亲友,有人在真的哭泣,有人却只是虚假的嚎几声。

  夜更深,亲友渐离。替我守...

  那是一个没有轮回的地方
  被流放的人们身上覆着一层柔嫩的绿色苔藓,像湿漉漉的光润护甲,呼吸之间充满着兽的气息。
  在这里,连古代的太阳都落上了灰尘。地面柔软潮湿长满了羊齿植物,猩红的野花被践踏得四处都是,嫩茎的汁液充斥在空中,到处喷溅。他们在吃最后的晚餐,是带壳的蜗牛,金黄的蝾螈,然后吐出如毒药一般的泡沫唾液,他们咀嚼柔软的蚯蚓,大把大把地吞咽石灰,对原始生物有些出于本能的喜爱,但人们厌恶这种本能。他们一心求死,但死亡却望而止步。
  这里的死寂异常陈旧,被反复挪用,所以愈加沉重,几乎压得人无法呼吸。
  而她如同梦游人一样,在这阴惨的世界里摸...

杂感·湖

  我溺水了
  准确地说,应该是我和绝大多数人一样溺水了。
  这是一片大得看不见边界的湖,这湖中的水黏稠,泛着绿蚁般的泡沫,时不时会有滑腻的水草缠住我的脚踝,使我不停的下坠。我周围的人太多了,他们有的因为长久泡在水中,而导致面庞苍白浮肿,宛如死人;也有人初来乍到,受不了这湖水中的异味,晕死过去;当然,绝大多数人和我一样,漫无目的地游着,向着某个方向执着地游着,只是为了不让自己沉下去。
  我已经不记得我是什么时候掉进这片湖中的了。
  但我依稀记得当时有人温柔的对我说:
  “只要你游过这湖,你就成功了。”
  而后,在我掉入湖中时...

幼年米迦笑起来暖死人了,233333,忍不住撸了一个

照着漫画撸了一个小优,一脸严肃的小优瞬间变攻,不过还是站定米优 (┌・ω・)┌✧

© 一赤 | Powered by LOFTER